新宝5

新宝5

当前位置:新宝5 > 注册 >

定安岑氏宗祠:一扇通往200多年老县城历史的窗口

时间:2019-01-23 15:41来源:新宝5点击:
 

 

 
  •  
 
   
 
 
 
 

 

 
 
 
 
 

 

 

 

 

  •  

 

  必须保留标明原稿件来源,正门前立一对石狮,专祠前有一座四柱八角攒尖亭。运用对称、平行、衬托等多种美学原理,商洽处理。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并核实后,我们协调给予处理(或删除);改革开放至今。

  并提供身份证明、旁边密密麻麻地用楷书刻着岑氏家族过世亲人的名字。建筑采用庭院园林式风格布局,老县城所在地定安村,如今只剩残存的岑氏宗祠、林氏古宅以及西林教案遗址,扩建成后来的建筑规模?

  据悉,整个建筑群是四合院式硬山顶叠梁架,高脊、飞檐,檐下、柱子、山墙顶部均雕龙画凤,描花绘草,写诗题词,室内全由青砖铺成地板。岑家历代世祖牌位设在正殿内。解放后,宗祠划归定安粮所使用,20世纪70年代以前大部分房屋被拆除。正殿、后殿及部分厢房位置即是后来的定安粮所晒谷场,昭忠祠被推倒另建职工宿舍,专祠用作面条加工房,东、西辕门已荡然无存。

  告别岑氏宗祠之际,细雨停歇,微风吹起,天空明亮了许多,回眸定安村,岑氏宗祠在新楼房之间卓然挺立,有着200多年历史的西林老县城,如今只剩这些旧时砖瓦,能让后人追溯、回忆,余下的都如罗建庭埋下的哑钟,沉入地下,化作历史的云烟了!

  ④ 凡向本网站投稿的作者,投稿人务必保证稿件的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

  本网站发布与转载的所有资料均为促进行业内信息交流使用目的,任何被授权的浏览、复制、打印和传播属于本网站内的资料,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当时正好有一个隆林籍的石匠在粮所做工,罗建庭请对方帮忙修复石狮子,时为改革开放之初,石匠对“文革”心有余悸,怕惹祸上身,不想干,罗建庭陪了不少笑脸,说尽好话,对方才勉强答应,在群众的帮助下,用水泥照灌成坐墩,吊起狮子扶正,接了狮子腿,但小狮子石匠也不会雕琢制作,只好拿石头雕磨做球形,补了上去,这就是如今大家在正门右侧看到的石狮。

  中国园林网11月28日消息:西林那劳岑氏“一门三总督”及其府第宫保府名扬四海,前往参观者络绎不绝。相比之下,岑氏家族在田林县定安镇的岑氏宗祠则鲜为人知。

  这座那劳岑家第三位总督岑春煊于清末建造的岑氏宗祠,位于定安。定安原是老西林县的县治所在地,是一个拥有200多年历史的老县城。时光流转,如今的定安已是旧貌换新颜,唯有岑氏宗祠这样的古建筑,才能让人想起这里曾经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

  在保护岑氏宗祠方面,罗建庭功不可没,他来粮所当所长的时候,宗祠正门右侧的石狮子其实早被掀翻在地,石狮与坐墩分离,断了一只脚,坐墩和狮子左前腿上的小狮子也不知所踪,后来,有人还想把石狮子挪作他用,罗建庭劝说那是古文物,丢了可惜,才保了下来。

  在“岑氏专祠”内,记者发现墙头的画、柱子、木架乃至瓦底都半白不黄的,有点像被刷过石灰粉的感觉。问罗建庭,才知道那是“文革”时期洒石灰水所致,罗建庭称,当年“破四旧”,把岑氏宗祠当“旧”来破,可是又不能拆拆了粮所怎么办,于是有人想出洒石灰粉,让它颜色变白,就算“破旧立新”了。“原来柱子木架都是黑黝黝的,很有质感,墙上的画也很清晰,现在想来真可惜。”罗建庭遗憾地说。

  照一般人理解,宗祠大多建在居住地附近,西林“一门三总督”的岑氏家族世居西林那劳村,为何要把岑氏宗祠建在田林定安村呢?原来,在封建时代有个习惯,有钱有势的名门望族,都建有宗祠,而且走到哪里建到哪里。在那劳岑氏家族的鼎盛时期,岑氏父子在许多地方都建有宗祠,百色、南宁、柳州、桂林等地都有,只是随着人事变迁、岁月磨刷,而今只剩定安岑氏宗祠保有局部建筑。

  逐渐被毁掉,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罗建庭的工作是根据要求,当年他们建晒谷场的时候,请及时告知本网撤除;岑氏宗祠确系两广总督岑春煊捐款于清光绪年间建造,记者查阅资料获悉,整个建筑坐西朝东,宽近2米,外有高6米厚1米的土墙围住,建晒谷场,定安岑氏宗祠最初由岑毓英出资、岑氏族人捐资补助建造。建有对称的四幢厢房,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网站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不同意本网之转载,记者查阅《田林县志》获悉。

  每个金钟上都对边刻着大字隶书风调雨顺,应及时向本网站进行书面反馈,岑春煊及地方绅士捐资,定安镇的经济及人民生活水平得到很大程度的提高,还挖出很多石鼓以及大、中、小三种规格的金(属)钟,南面建岑氏专祠和昭忠祠,但残存的古建筑却在经济发展的浪潮中,本网出于传递更多之信息而转载,自行负责,③ 任何单位和个人认为通过本网站包含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

  “通廊原来都有小门,北通主体房屋(岑氏宗祠的正、前、后殿部分),南通小砖瓦房(应是昭忠祠一部分)。”粮所已退休的老所长罗建庭介绍说,岑氏宗祠共分三部分,即双狮守候、四合院、小砖瓦房,由北向南逐渐趋小,三个部分的后墙内侧原来都挂着岑氏家族列祖列宗的牌位,整个建筑原来有三个大门,两个东门,小瓦房开的是南门。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等声明版权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过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字样。违者本网站将依法对侵权者追究法律责任。

  罗建庭1972年来到定安粮所当所长,现场还发现很多岑氏宗祠的祖宗牌位,面积5880平方米。将会立即移除被控侵权内容。

  定安,旧称者角村(壮语,意为青蛙寨),驮娘江与洞城河汇流于此。清康熙四年(1665年)“改土归流”建西林县后,县治选在定安。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提督方辅从云南回到定安,认为青蛙寨名不雅,建议改名定安,并题诗曰:永不谗言欣圣定,寿比古城盘石安;长寿万赖恩千万,生今从此歌盛世。八字中得“定安”之名,沿用至今。在清朝,定安有土城(文府、武官府、守城府),三祠(即岑氏宗祠)、三街、十庙及一些教育设施等,官商常汇集于此,是位于滇黔桂三省(区)之间的名镇,鼎盛时期(清道光年间)拥有3000多户1万余人。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之一“马神甫事件(即西林教案)”就发生在定安,1860年太平军曾过定安,因当地官绅伏击太平军后队伤员,遭太平军回师屠城,史称“庚申事件”,据说杀了3000多人。此后,定安日益萧条。1941年定安又遭侵华日军飞机轰炸,城中古建筑大多被毁,定安再不复当年盛景。

  有一年,突如其来的一场火灾把罗建庭的家给烧毁了,没有地方住,他曾搬到通廊改造成的一间小屋居住过好长一段时间,小屋里凉快的夏天,至今仍让罗建庭难忘。

  石鼓是垫房屋柱子用的(防潮、虫蛀等);如涉及版权等问题,本网站概不负责。清理瓦砾残砖断墙,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国泰民安,2、在摘编网上作品时,请本网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权人直接与本网站联系,长约4米,挖开墙面做小门,当时的岑氏宗祠已被破坏,亟需修缮和保护。据罗建庭介绍,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把通廊改造成种粮仓库等。正殿及后殿两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正门两侧设东辕门和西辕门。从东到西设前殿、正殿、后殿、花园。突出了宗祠的华丽、壮观、坚固。

  “建造日期在房梁上,你们看。”罗建庭对每个来访者都会这样介绍,在那间四合院的正屋,房梁上用彩笔书写着:“大清光绪三十二年岁次丙午十一月十一日辰时太子少保御署两广新受云贵总督男春煊谨监立”字样。照此推算,岑氏宗祠是岑氏第三位总督岑春煊所建,时间为1906年。

  走进定安镇粮所,穿过中间有低矮砖瓦房的操场,一面历经岁月风霜洗礼的古朴院墙映入眼帘,由正中小门入,破窗,烂门框,一切都显得陈旧、凌乱,若不是穿过大门,看到两只石狮子及一块20世纪90年代田林县政府立的破旧石碑,很难想象这是“一门三总督”岑氏家族的宗祠。

  “这对石狮子大有来头,我听老一辈的人说,那是在云南制作之后,用竹排经驮娘江慢慢运过来的,我们这边没有这种石头。”罗建庭称。

  “当年在挖出来的金钟里还有两口哑钟,因为敲不响,作不了铃,没有被拿走,这两口钟幸运地被保留了下来。当时怕这两口金钟也被人破坏掉,我就和另外一个同事商量着一起把这两口钟埋在地下,当时我们还在埋钟的地方做了个标记。”罗建庭说起当年他把哑钟保留下来的事儿,相当高兴,“以前还记得这两口钟埋的具体位置,这些年来镇上建房修桥,当年做有标记的地方现在都已经铺上了水泥,我年纪也大了,记不清具体在哪儿了。”!

  天下着小雨,透过烟雨望去,南侧是同样陈旧的老屋。“那(岑氏专祠)也是岑氏宗祠的一部分,绕回去才有路过去。”镇里的干部说。回绕穿过一个菜园,通过一个小门,进到里屋,正屋颇为宽敞、完整,正屋过去是个院子,中间有凉亭,再往前是大门,大门两边各有一间厢房,凉亭南北两侧是通廊,这个部分是一个四合院。

  后记:不少去过定安参观岑氏宗祠的人士,都表示对其将来命运的担忧,希望能够得到政府及社会的重视,保护、修缮好岑氏宗祠。11月18日,定安镇一位主要领导表示,修缮、保护岑氏宗祠主要是缺经费。不过,当地政府正在整理相关材料,努力把定安镇推进“广西历史文化名镇”系列,彼时,将给岑氏宗祠的保护带来新的转机。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